登入 | 網站導覽繁體中文∣簡體中文∣English
 

 
 
上一頁
父親苗木林老居士往生紀實
公佈日期:2017/03/16
內容:  

   民國105年(2016)11月29日,正午12時00分,高齡90歲的父親在全家人陪伴下,於自宅安詳往生。往生前後,父親具諸善緣與瑞相,承蒙諾那‧華藏精舍鄭師兄指點,宜撰文詳細紀實,供養有緣,增長眾生求生淨土之信願。

   詳述父親往生之殊勝前,容我先說明他老人家一生的佛緣與行持,這也是父親能得生淨土的資糧。

   父親一生恪守倫常,心地仁慈,生性好靜,雖聰慧具辯才,卻不愛與人攀談。年過不惑,獲贈一本修練瑜伽之書,父親輕易便能依樣畫葫蘆地盤腿結跏趺座。從此開始每日早晚靜坐,長達四十年,不曾間斷。

   52歲,父親官拜空軍中校退役,宿世與觀世音菩薩的緣於此時成熟,父親開始每日抄寫《心經》。老人家一生慣用右手執筆,卻恭敬發心用左手拿毛筆抄經;其運筆之艱難,以及需要多麼強大的專注力,大家不妨一試。80歲以後,父親腿力變差,基於安全考量,不再上二樓書房抄經;但,每天早晨出門走路運動時,一路上都在持誦《心經》。姊姊的書房掛有一幅父親左手抄寫的《心經》,字跡之美更勝常人右手所書。

   父親75歲那一年,帶著母親與我遊杭州靈隱寺。參訪飛來峰石洞時,老人家在黑暗中看見石壁上一尊觀世音菩薩放出金光,母親與我卻全無所見,足證父親持《心經》功夫甚深,方能與觀世音菩薩感應道交。


   父親不再抄寫《心經》後,受持淨土法門多年的我試圖引導老人家念佛,為往生預作準備。慚愧自己功夫太淺、不具善巧智慧,努力頗久,仍未能讓老人家生起對阿彌陀佛淨土之信樂。感恩姊姊具大智慧,每天早晚視訊時,皆以「阿彌陀佛」為問候語。漸漸地,父親每次聽到我們念一句「阿彌陀佛」,就自動回一句「阿彌陀佛」。

   4年半前,一場嚴重的吸入性肺炎,險些奪去父親性命。危急之時,神志不清的父親仍能跟著我們一句一句念著「阿彌陀佛」。住院期間,我們在父親床頭放了一台念佛機,24小時不斷播放。從此,念佛機一直沒離開老人家床頭,父親每天都在佛號聲中安眠,直至往生。

   那次出院後,我提醒父親念佛的頻率更高;但,老人家近乎守靜禁語,除了回應我們以「阿彌陀佛」問候,不曾聽到他出聲念佛,我的心裡不免有些憂心。有一次,我對著閉目養神的父親問:「爸,您在幹麼?」「我,在,念,佛。」語氣平緩而堅定。感恩父親教我:「佛,是用心念,不是嘴巴。」真如憨山大師所言:「念佛容易信心難,心口不一總是閒;口念彌陀心散亂,喉嚨喊破也徒然。」之後,父親曾六次進出醫院,每一次發高燒意識模糊時,他老人家已不能回答我們或醫生的問話,嘴裡卻仍念著「阿彌陀佛」。

   民國105年11月9日,因上消化道出血出院才七天,父親再度因高燒與氣喘住進醫院。住院前10天,即使左右胸腔陸續抽出了7000cc的積水,老人家仍能下床,坐在窗邊遠眺市容或欣賞夕陽。11月19日凌晨1點多,護理師定時來量血壓和體溫——父親體溫38.8度,血壓由120/70驟降至80/40;心跳亂飆,最高跳到每分鐘160次。

   父親第一次住院,我們學會了不讓父親受苦的方法——簽署DNR,放棄一切只會讓病人受極大痛苦,僅是單純延續生命徵象的治療。最後這一次,我們堅持全程陪伴父親最後一程,不讓父親住進加護病房。姊姊跟醫生說:「加護病房一天只能探視兩次,每次半小時。如果父親只剩最後時日,我們不忍心讓他孤單一人,我們希望他隨時醒來都能看見自己最愛的家人。」

   從第一天住進病房那一刻起,我們便將電視機固定在102台華藏衛視,24小時不斷播放;不論父親醒著或是睡著,都能讓佛法與佛號歷於耳根,整整20天。連續打了一個星期的升壓劑,父親的血壓一度回到120/60;但,從11月27日清晨開始,老人家的血壓掉到70/30,沒再上升。他陷入沉睡,無論我們怎麼喊,均無回應。

   11月27日,下午2點至8點,華藏衛視播放三時繫念法會,我和姊姊在病房裡一直跟著共修,為了替父親懺悔罪業,我不停地對著電視機拜佛。下午6時許,第二時繫念結束,父親突然醒來,張著大眼,目光清澈。姊姊開心地念著:「阿彌陀佛!」父親也以清晰的聲音回答:「阿彌陀佛!」隨後閉上眼睛,再次陷入沉睡。接下來的那一夜,父親的呼吸越來越重,連大夜班的護理師都覺得情況不妙。

   11月28日,下午1點多,我們和來巡房的醫師商量,撤掉升壓劑和抗生素的點滴。姊姊很堅定地說:「該讓老爹回家了。」感恩姊姊為父親作了關乎往生極樂的重大決定。下午3點多,父親回到自己一手建立的家,睡在自己房間的床上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!原本亂飆的心跳,一直維持在80左右;出院前一度掉到74的血氧,始終保持在99;呼吸變得輕柔和緩,睡得非常安穩。我們一度幻想:「老爹會不會就此好起來了?」

   父親最珍愛的九重葛,樹齡將近六十年;垂老的它最近十年已不太開花,偶爾開個十來朵,便是一期花季。每一回父親住院,老人家離家幾天,我這御用夜間看護便離家幾天;這一回,陪父親在醫院閉關長達20天。離家時,它還綠葉茂密;再返家時,它竟整樹怒放。能感得無情以奼紫嫣紅的盛開相應,我深深明白,這象徵著90高齡的父親在娑婆即將緣滅,往生西方。


   在醫院住了20天,我不曾睡過一夜安穩覺。返家這一夜,我睡得超級深沉而且香甜,從晚上8點半到第二天早上7點半,整整睡了11個小時,大大消除20天來的疲累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這是父親對女兒的貼心之處,他讓我有充足的精神與體力,面對接下來八個小時不間斷的助念。

   11月29日,整個早上,母親、姊姊和我三人都在父親房間念佛,並輪流在他耳邊感念他此生的恩德,提起他求生西方的意樂,勸他萬緣放下,一定要隨阿彌陀佛去往西方極樂。我們家用餐時間較早,11點半已吃完中餐,我請姊姊打電話跟禮儀公司陳大哥討論操辦父親後事的細節,陳大哥說:「12點到家裡,當面談。」

   11月29日,上午11點55分,陳大哥走進客廳,我請姊姊與他細談;自己則進房間陪伴父親,花了兩三分鐘幫老人家清清鼻喉之間的痰。突然間,一直沉睡的父親睜開雙眼看著我,目光依舊清澈明亮。我開心地大喊:「老爹,您醒啦!阿彌陀佛。」老人家呼吸兩次後,彷彿被瞬間拔掉了插頭,胸口再無起伏。一切過程極短暫又輕柔,全然自在安詳,毫無醫師告誡的臨終掙扎與痛苦。我開門告知母親和姊姊,客廳的時鐘正好是12點。姊姊立即衝進房間大聲念佛,母親也跟著念佛,我則趕緊聯絡之前答應來助念的福智團體林師姊,之後便一心為父親念佛。

   事後回想,我心裡充滿感恩——父親在生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的「阿彌陀佛」,往生後聽到的第一句話是姊姊的「阿彌陀佛」,這正是「淨念相繼」啊!

   而且,父親在替他操辦後事的陳大哥抵達後隨即往生,這也是老人家對女兒的貼心之處,母親說:「他想告訴妳們,妳們選的這個人,他很放心。」另一個貼心的父愛是,選擇在返家22小時後往生。父親是「臨終返家」,按照醫院的規定,病人於返家24小時內死亡,可以直接由醫院開立死亡證明;若超過24小時,則要向衛生所提出申請,程序比較麻煩,也費時。

   11月29日,下午1點10分,福智團體有七位蓮友趕來為父親助念一小時,領眾的師姐在離開前告訴我:「妳父親面色非常有光澤,這是瑞相。」並留下諾那‧華藏精舍屏東助念團的電話,說:「妳趕緊打看看,或許能接得上。」接電話的是一位男士,只問了:「是妳什麼人?妳家在哪?」30分鐘後,諾那‧華藏精舍的鄭師兄出現在父親床前,按照著密宗的儀軌,替父親點金剛砂、蓋陀羅尼被,整整助念了兩個半小時。鄭師兄離開前,送了我兩瓶金剛砂和三張六字大明咒貼紙,叮囑使用時機與位置,要我牢牢記住才能利益父親。下午5點20分起,就由我們母女三人共同念佛,直到晚上8點半,禮儀公司來接大體。我們完全做到,八個小時內,不碰不動父親,只以一句佛號為之助念。

   一般而言,神識脫離肉體的時間約於往生後八個小時左右,而父親的神識大約是在下午6點45分左右離體的。因為,當時一心念佛的我突然開始打哈欠(這是我有特殊感應時的典型反應),緊閉的雙眼先是觀想到一道白光,然後觀想到一尊觀世音菩薩;菩薩頂上的瓔珞珍珠特別明顯,不斷放光。感應與觀想畫面只短短兩三分鐘便消失,我知道這是觀世音菩薩放光,來接引父親的神識。事後回想,那一尊觀世音菩薩正是姊姊家裡所供奉的。


   11月29日,晚上8點半,禮儀師來接大體。父親身體柔軟,一如生前,換穿衣褲毫不費力。

   11月30日,我去行政機關辦理相關手續,姊姊在靈堂誦經陪伴父親。下午2點,我接到林師姐的電話,告知福智團體的師兄姐於後天下午2點,要來為父親誦一部《無常經》。這麼好的因緣,真教我喜出望外!

   12月1日,姊姊陪母親去看軍人忠靈祠的塔位和佛光山的牌位,我在靈堂誦經陪伴父親。下午5點,我接到來為父親助念的諾那‧華藏精舍鄭師兄的電話,表示明天上午9點半要再來為父親誦兩部經——這當然是求之不得。奇怪的是,鄭師兄竟然問:「妳爸爸好嗎?」腦袋裡一堆問號的我,只能老實回答:「師兄,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問。」鄭師兄笑笑地說:「不要緊,明天再說。」

   12月2日,凌晨3時許,我作了一個夢︰躺在冰櫃裡的父親竟然從底層浮了上來,臉緊貼著玻璃;更奇妙的是,父親的面容紅潤圓滿,那是他70歲時的模樣。早晨6點多,姊姊先去靈堂,我和母親在家等要來向父親捻香的堂姊。我們7點半抵達靈堂時,姊姊拉著我開心地大喊:「老爹的臉色變紅潤了!」

   12月2日,上午9點半,諾那‧華藏精舍的鄭師兄與另一位師姐來帶領我們姊妹倆誦《阿彌陀經》及《一切如來心祕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》。誦經過程中,我一直聞到一種像花香卻無能名之的香味。誦經結束後,位置坐在靈堂正前方的師姐告訴我們:「剛才有瑞相,照片在放光。」鄭師兄提醒我:「妳可以把此次過程中的種種瑞相,以及所有來助念的團體,一一紀錄下來,投稿到某期刊,讓更多人知道為往生者助念的好處。」鄭師兄已走到十幾公尺外,我突然想起凌晨作的夢,並如實告知。他再度走回父親的靈堂前,以十分篤定的口吻,告訴我們:「老人家的去處,非常殊勝。」我和姊姊激動不已,緊緊相擁,喜極而泣。

   12月2日,下午2點,福智團體屏東支苑在馮支苑長的帶領下,一共來了60幾位師兄姐,當真是因緣殊勝!依照儀軌,誦經前,我花了15分鐘的時間「觀功念恩」——觀念並宣說父親此生的功恩,以便提起老人家的意樂,生起歡喜心來聽聞這部《無常經》。若說女兒的「觀功念恩」對父親有所助益,那麼,馮支苑長在眾人面前讚歎父親恆持《心經》的實修功夫,必定更令父親發大歡喜心受持經典,聞法開悟,往生西方。

   事後回思,因緣巧妙,實難思議。父親往生八小時內的關鍵時刻,來助念的團體是福智安寧關懷班與諾那‧華藏精舍;往生第四天,也就是中陰身形成的關鍵時刻,來誦經的還是諾那‧華藏精舍與福智安寧關懷班。姊姊說:「父親與觀世音菩薩有緣,或許他前世曾是密宗的修行者。」

   12月3日,我和姊姊一整天待在靈堂,一得空我們倆便跪在父親身旁,讀誦《地藏經》、《心經》,迴向給父親。承蒙好友黃東進引介,晚上7點,諾那‧華藏精舍的陳師兄帶著兩位師兄、一位師姐,來為父親誦經及持咒。兩個小時內,姊姊頭頂不斷流汗,而且只有單邊(右邊);汗流得像小瀑布似的,還得勞煩身旁的師姐取來衛生紙讓她好好擦拭。更奇妙的是,在持六字大明咒時,姊姊說她聞到一陣一陣很像精緻手工皂的花香味;而我則是感覺一直合十的雙掌突然間不斷膨脹,像被灌氣一樣,腫了大概有四倍。當我感覺皮都快被撐破的時候,又瞬間回復原狀;然後膨脹與消縮不斷循環,最後兩掌之間的氣形成一顆堅硬無比的圓珠。直到六字大明咒誦畢,圓珠才消失。

   12月4日,凌晨4點多,我又作了一個夢。夢見父親躺在床上,人是清醒的,目光炯炯有神,轉頭對著站在床邊的我說:「妳們要繼續念佛。」我很認真地看著父親,才發現他竟然頂著大光頭,臉部肌肉精實,年齡看起來約莫50歲上下。起床後,母親跟我們說:「凌晨1點多,我夢到妳爸爸來跟我說,他的病痛全好了,要我放心。」

   12月4日,上午9點半,佛光山10幾位師姐來為父親念佛一小時。才開始唱誦六字洪名,我就一直哈欠不止,而且越打越大。當佛號轉為四字,我閉上眼希望加強專注力,沒多久就看見青色的光一直閃、一直閃,閃了十幾下,聚成一團白色的光。仔細一瞧,光中有鋸齒狀的物體;再仔細看,發現那是一朵花芯十分巨大的蓮花。那朵白蓮花本身就是一個發光體,持續放光。

   12月4日,上午10點半,昨晚來誦經的諾那‧華藏精舍陳師兄又帶著一位師兄和一位師姐,來為父親誦《妙法蓮華經‧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及《金剛經》。下午2點半,紫蓮學佛會也來為父親作了一場儀軌莊嚴的佛事。

   從昨晚開始,不論是諾那‧華藏精舍或是紫蓮學佛會,但凡持誦觀世音菩薩之經咒,我都能觀想到華藏衛視三時繫念法會立於東單前方的白衣大士。我的福德與功夫淺薄,不能清楚地觀得全身;看得最清晰的就是那兩管大袖袍,而且左邊比右邊清楚。後來才明白菩薩為何示現此象。


   12月5日,上午10點,法師帶領我們親眷為父親舉行頭七法會,先誦《妙法蓮華經‧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再誦《阿彌陀經》。讀誦兩部經典的過程中,我曾兩次以眼角餘光看見父親站在靈堂旁家屬休息室的門口,穿著淡青色的襯衫,身形巨大;應該至少有3公尺高,因為,老人家的頭幾乎頂到天花板。

   12月5日,中午12點,三位禮儀師來為父親沐浴更衣。老人家的身體比生前或往生八小時還要柔軟不知多少倍,簡直「柔若無骨」,每個部位都能隨禮儀師抬舉轉動,而且臉色更加紅潤,相貌比生前還要莊嚴圓滿。下午5點,父親入殮前,母親特別牽起父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,娓娓說著兩人之間的體己話。此時,父親的手仍是不可思議的極度柔軟。

   遵照父親生前所囑:「不發訃聞、懇辭奠儀、不辦公祭。」12月6日,上午7點25分家祭結束,隨即於8點整舉行火化。上午9點20分,在等待工作人員為父親撿骨裝罈時,發現父親的頭蓋骨保存完好。還在開心慶幸之際,火葬場的組長把我們姊妹倆叫了過去,他挑出一塊骨頭(頸椎第一骨節)放在父親骨灰罐的紙盒上。「妳們看,這是一尊觀世音菩薩。」真像啊!宛如白衣大士環手合掌結印於胸前,左手掌在上,有彩,為紅色。我覺得這或許是父親以左手抄寫《心經》的深刻印記,這可能也是我每一次觀想到華藏衛視的白衣大士時,總是左袍較清晰的原因吧!


   回思自父親往生那一刻起,我們所有的感應幾乎都與觀世音菩薩相應;父親一生受持《心經》,最後也燒出了一尊觀音骨。佛說:「如是因,如是果。」當真功不唐捐!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乃西方三聖,最後這五年,父親以一句佛號,將一生修持《心經》的善根福德全數迴向求生西方。

   基於以上種種善緣與瑞相,我相信父親已然蒙觀世音菩薩接引,往生西方極樂,托質於我所觀想到的那一朵大白蓮花之中。父親,我們會遵照您的叮囑:「繼續念佛。」利益您,也利益自己。您也要遵守承諾喔!早日花開見佛,快快證得阿鞞跋致,在我們母女三人娑婆緣盡時,分別接引同往西方。

   助念功德不可思議!特撰此文,感恩福智文教基金會屏東支苑,感恩諾那‧華藏精舍屏東助念團,感恩佛光山屏東講堂,感恩紫蓮學佛會,助我父親順利生西;更望藉此推廣「在家臨終,八小時內不動大體」這個決定往生者去處至為重要的觀念,更願以此文供養諸有緣,生起信願,持名念佛,求生西方。

   南無阿彌陀佛!


作者:苗蕙敏

 
最佳瀏覽模式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.0 以上版本
諾那華藏精舍‧智敏慧華金剛上師教育基金會
地址:105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五段63號13樓之一 E-Mail:hwatsang@gmail.com
電話:(02)2753-2621 傳真:(02)2765-3313 Copyright © 2010 全球助念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.